關於部落格
  • 1952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音樂劇] 木蘭少女

對於音樂劇或舞台劇,我一向是吃免費的。
大學時期因人脈得到的公演票(我這麼微薄的人脈竟然能享這種福氣)或是阿姨公司的招待票,能有幸進入劇場看戲,也往往帶給我心靈上相當程度的滿足。更棒的是,不定期收視公視,也可以看到一些不錯的劇,不管是歌仔戲還是音樂劇。
請別質疑為何我總是吃免費的,畢竟生活難,在台灣以音樂劇作為娛樂實在成本太高了。

總之,昨晚在公視看到了《木蘭少女》的演出,一看就看到了半夜近兩點。
故事大家都熟悉,是耳熟能詳的花木蘭故事,新鮮的是劇裡喜劇方式的對白頗有現代感。我從木蘭化名木男進入軍營開始看起,為了解釋木蘭一個女孩在軍裡的合理性,故事裡也安排了一個很sissy的男生曉齊,做為木蘭的「好姊妹」。

接下來是我覺得最奇妙的一段「撿肥皂」,第一天操練完一群男子在澡間洗澡,赤身裸體的一字排開,一邊洗澡一邊陽剛的唱起歌。而木蘭等到大家都結束後才偷偷潛入,為了重新拿忘了的衣服暫時離開澡間,而她未曾謀面的將軍於這個空檔來到她的隔壁間洗澡。兩人第一次邂逅,木蘭不小心掉了草莓肥皂,卻又不敢撿,請隔壁的那個人幫忙撿,前後撿了三次,兩人心裡好像起了一些特別的感覺。
「撿肥皂」這個梗安排在這一段,感覺蠻故意的。而且歌舞劇竟然可以穿肉色的小褲褲,然後裸上下身,這個尺度實在超過我的想像。我以為音樂劇=高尚的東西,很多事情可以用比喻的手法就唬弄過去了,那這段還真忠於現實,哈哈。
在台灣,當過兵的人都知道撿肥皂的玩笑(或是熟悉這類故事的女生,比如我,不知道的歡迎看亞當山德勒的『當我們gay在一起』)。借用這樣的玩笑,讓木蘭掉肥皂,然後讓將軍去撿,實在是個很妙的安排,而藉此機會,讓木蘭發現將軍不若傳言般嚴肅,反而出乎意料的體貼,產生了好感。

一般花木蘭的故事主線都是木蘭和將軍,不論電影版、電視版,甚至動畫版,描述的都是這樣的故事。但《木蘭少女》另一個有趣的安排是蔣貫甫這個角色。蔣貫甫是木蘭的青梅竹馬,喜歡木蘭卻遲遲不敢告白。他來到這個軍營只知道木男是木蘭的遠房親戚,他和木男說,因為戰爭未知前程,他決定在第一次懇親的時候鼓起勇氣和木蘭告白,與此同時卻又被木男的可愛所吸引。懇親時,妹妹問他到底喜歡的是木蘭還是木男,他為自己猶豫了五秒而感而驚慌,只敢把這份感情藏在心裡,默默地守護木男。
木蘭知道貫甫對自己的情意,也知道將軍的照顧,最後在假扮女生(?)前往突厥陣營救成為戰俘的同袍,貫甫也因擔心而隻身前往,在生死離別之際,兩人終於確認了彼此的情意。
貫甫雖答應木蘭會回去,但是為了大破敵營,選擇犧牲生命引爆了彈火庫,而木蘭受了重傷,接受軍醫治療後回家休養。將軍收到軍醫的信後明白木男原來是女兒身,心裡的一絲線抓得更緊了。木蘭因為貫甫的犧牲,關在房裡終日神傷,而將軍帶著貫甫的殤恤探訪村子,更主要的目的是探訪木蘭。他終於大膽的問:「妳願不願意和我在一起?」
木蘭選擇了繼續從軍,因為她從來就不甘於做一個平凡的婦人。

其實我蠻感動的,從前面笑點和髒話(?)不斷,到後面開始感人,甚至看到木蘭和貫甫生離死別前,木蘭的眼淚也讓我跟著哭了(我心裡的OS是:舞台劇可以真的流淚嗎? 看人家哭我怎麼能不哭! 洪瑞襄真的太厲害了!)。這不是一個普通的花木蘭故事,在好笑的對白裡面,整部劇想表達的幾個主軸touch到幾個主題:一個是身為女性卻有夢的堅持,一個是不分性別界線的愛,一個是高尚的愛與犧牲。
音樂的呈現方式也較為不同,雖然我也沒看幾部不該在這裡無的放矢,但在觀賞的同時一直很注意到演員們的對白和音樂總是很自然的結合在一起,說著說著就唱起來,而不是故事情境到了一個段落的時候才開始一首歌曲的展開,蠻有西方歌舞劇的氣氛。


《木蘭少女》一開始是台大2000年的學生公演,後來2009年又公演過一次,去年規模變大前進國家戲劇院,戲變得更完善,音樂也做的更完整。編劇說這和自己一開始的劇本已經差了十萬八千里了。有幸能看到變得如此完美的《木蘭少女》,真不枉我熬夜到半夜兩點。看戲的前半段,我一直感嘆,這演員唱得真好,這演員的感情帶的真棒,對白真有趣。公視中間播了段廣告,再回來的時候又把出場演員的名字亮了出來。我一直覺得將軍很像段旭明,媽一直說段旭明更帥,結果名字一亮,我得意的說:「我就說這將軍很像段旭明嘛,尤其那白馬王子的迷人氣質和笑容。」

段旭明在超級偶像第一屆裡,那溫柔的形象一直深植我和我媽的心,讓我自趙文卓以後(我也是因為趙文卓演了電視劇《花木蘭》裡的李亮角色很帥),又對哈爾濱人加分。沒想到他會參加台灣的歌舞劇表演,那撿肥皂那段的尺度還真大(有裸上身)。而且段旭明唱的歌真的沒話說,完全把感情放在裡面了。

我也很喜歡演蔣貫甫的程伯仁,長得有點像張兆治,又有點像李李仁,重點是角色天真單純的討喜,可愛直率的表現。我相信這樣的角色一定得由身經百戰的演員演出,因此我心裡由衷的佩服。

只是最讓我驚訝的是,原來演木蘭的就是洪瑞襄,前陣子新聞報導自殺身亡的洪瑞襄。報導上說她是舞台劇演員,也演出過民視《娘家》,也許是為工作繁忙而想不開,也許是因為感情糾紛。不認識她之前,她只是一個名字,一個我不認識的演員,但在不知道的情況下看了《木蘭少女》,已經喜歡上這個角色和演員之後,突然知道再也看不到她的表演了,這種情況是多麼的殘忍。
唉,總而言之,人生比戲更難解,更難跨過,畢竟一切都是真實的。
這部好劇,笑到後面,又被感動了,請大家有機會支持表演工作者,幸好還有DVD可以看到洪瑞襄的身影。那種心情有點像已經知道崔真實自殺的事情,還是看了她演的最後一部《我人生最後的緋聞》一樣,一邊看,一邊和她真實的人生對照,然後徒留不勝唏噓。
我也才發覺原來公視會在這時段播《木蘭少女》,也是為了對洪瑞襄的懷念。嗚嗚


關於舞台劇,我還有話說。
我很喜歡舞台劇帶給我的那種氛圍,現場看的感覺真的很好,尤其是那種感動更直接。你知道他們在舞台上的枝微末節都是計算過的,你知道哪句話哪個景都是設計來的,那種大家齊心齊力且真心誠意完成一個作品的感動是很直接的。
但是從事舞台劇的工作者,是吃不飽的。劇場應該是很平民的東西,但在台灣卻沒有建立起藝文氛圍,就像電影一樣,許多人寧願看好萊塢卻不願支持國片一樣。對我來說,雖然喜歡,卻沒有建立這種習慣,對我來說是因為花費的成本很大。因為市場打不開,所以票價也沒有空間,票價沒有空間,就無法吸引像我這樣的窮人入場。整體的薪資結構如此,劇場變成有錢人品質生活的另一個選擇了。
當然以上也可以當作是個藉口,真要花錢,難道花不了錢去買票入場嗎? 反正餓不死就好了。
可是形而上的生活是否又太過浪漫了呢……
算了,我還是喜歡,幸好還有公視,我可以欣賞後決定要不要用微薄的零用錢買DVD來收藏。

真是百感交集,嗚嗚。我很開心能看到好演員演好戲,包括段旭明、洪瑞襄和程伯仁,可是嗚嗚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